三唑侖片多少錢? 竟為廉價VC片 太過分

來源:北京晨報時間:2019-11-14 14:51:16

小圖為記者收到的藥品無外包裝,白色小瓶子上寫著“三唑侖片”,里面白色藥片上卻有VC字樣。

“那段時間我抑郁癥特別嚴重,就在網上搜安眠藥,結果搜出來后被嚇了一跳。”抑郁癥患者小呂在微信搜索安眠藥,發現不少人售賣一類精神藥品管理名單中的三唑侖,而店家的用戶反饋圖也讓人“辣眼睛”,“全是黃色圖片,號稱自己下藥后的‘戰果’”。記者搜索發現,網上確有大量微信賬號售賣三唑侖,聲稱制藥廠里有人,并不愁供貨。但經記者調查發現,這些賣家要么空手套白狼付款后就拉黑,要么高價售賣外包裝高仿、實際是價格低幾十倍的VC藥片。專家提示,切勿通過非正規途徑購藥。

記者調查

微信付款后賣家玩消失

網上搜索關鍵詞“三唑侖”,與之相關的大多是“迷奸”、“迷藥”等相關新聞,在微博搜索,更是因相關法律法規未予顯示。但北京晨報記者發現,在微信搜索這三個字,卻出現眾多“三唑侖官網”、“三唑侖片狀”、“三唑侖批發”、“恩華三唑侖”等多個公眾號,幾乎都會在內容里附上購買所用私人微信號或QQ號。這些公眾號有些頭像多為三唑侖藥品照片或制藥廠商恩華藥業的商標,公眾號主體多為個人,偶有公司。

其中一家名為“三唑侖批發”的賬號,賬號主體為深圳市宏冰慶佳貿易有限公司,2016年6月15日通過微信認證。記者查詢該公司發現,其經營范圍為母嬰用品、保健用品、日用品等;經營電子商務,成立時間不足一年。

關注該公眾號后,記者被推送一個咨詢購買的私人賬號“摩納云商”。隨后記者通過另一個名為“安眠藥庫”的公眾號,并以同樣的方式添加一個名為“宏宇藥業”的私人賬號為好友。

記者聯系“宏宇藥業”私人賬號,對方聲稱售賣三唑侖及部分催情藥品,他顯得十分戒備。記者以酒吧老板身份詢問三唑侖價格,對方表示價格為320元每瓶。記者提出到付時,遭到對方拒絕。記者發出320元紅包,不料在完成付款后對方就突然消失,記者等待十幾天也未等來所購藥品,微信上千呼萬喚對方始終無人作答。

朋友圈黃色圖片吸引顧客

而在“摩納云商”的歷史消息中,有多篇關于購買注意事項的介紹。其中特意強調會對藥品進行保密配送,落款名稱寫的是禮品、辦公用品、小配件或您指定的任何字樣。

點擊進入該賬號的朋友圈中,看到的內容讓人目瞪口呆。除三唑侖外,賣家還售賣一些其他情趣藥品。上百條朋友圈中,衣著暴露或黃色圖片、小視頻占一大半,其中不少被冠以“用戶反饋”的名頭。

隨后,記者按要求微信轉賬350元后,次日在發貨名單中看到了自己的名字。據記者觀察,賣家隔兩天左右就會發出一批十幾個人的客戶名單,并注上快遞單號。

果然,在3天后,記者就收到了賣家寄出的快遞,寄件地址在重慶市秀山區東風路,記者按快遞包裝所留號碼撥回去,卻是一個江蘇南京已經停機的號碼。

收到的藥品并無外包裝,一個白色的小瓶子上寫著三唑侖片幾個字,上邊顯示由江蘇恩華藥業股份有限公司在2016年5月28日制造,規格為0.125mg一百片,旁邊注明“精神藥品”四個字。藥瓶的口是密封狀態,打開之后發現里邊是許多白色的小藥片。

“三唑侖”竟為廉價VC片

那記者收到的這一瓶藥片究竟是不是三唑侖呢?隨后,記者撥通了江蘇恩華制藥廠的電話,經工作人員查詢,首先該藥品并無正品標配的二維碼,其次制藥廠也未生產0.125mg規格的藥品,瓶身所標注的2016年5月28日當日也并未生產該種藥物,因此可確認該藥品并非廠家生產。工作人員也介紹,因屬重點管控藥品,三唑侖從生產原料、產出到終端銷售都有嚴格管控,并不會流入社會。“一般只有醫院能夠買到三唑侖,其他不管是在網上還是實體店,買到的應該都不是真的。”

因白色藥片上寫著VC字樣及100的字樣,記者咨詢和平里醫院的一名資深藥劑師,她看后解釋瓶內裝的白色藥片實為100mg的VC藥片。“藥沒什么副作用,但對失眠沒什么幫助。很便宜,一百片也就二十塊左右吧。”

得知真相后,記者再次聯系微信上的賣家,詢問藥片是否為VC藥片,對方未回復但將記者拉黑。

官方回應

市食藥監局:無證網售藥系違法

記者咨詢北京心理危機研究與干預中心副主任李獻云,她表示三唑侖屬一類管制精神藥品,一般只有主治醫生簽字、登記后才能開的出來。“國家管控的非常嚴,每次只能開出很少的藥來,并且有相關的記錄和備案,根本沒辦法開這么大劑量。”李醫生也介紹,該藥品不允許任何個人和組織未經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允許進行生產和銷售。李獻云醫生建議,藥品作為治病救人的特殊商品,與使用者的生命息息相關。因此她建議患者不要使用來源不明的藥品。

記者將兩次交易過程截圖向微信官方投訴,一個多小時后收到微信官方反饋。“審核結果:確認投訴對象有違規行為。處理方式:已對投訴對象進行‘限制使用陌生人功能’(如附近的人、漂流瓶、搖一搖、陌生人打招呼等)處理。”

記者撥通北京市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電話,工作人員表示,網上售賣任何藥品都需持有互聯網經營藥品許可證,未經允許私自售賣藥品及管制類藥品屬違法、違規行為,市民如果遇此情況可以直接撥打12345或私自售賣藥品企業屬地食藥監部門投訴電話投訴舉報。記者撥通深圳市食藥監部門投訴電話,工作人員詳細記錄了該情況及所涉企業,表示將對此事進行調查了解。

律師說法

金額較大或構成詐騙

京衡律師集團上海事務所余超解釋,生產、銷售假藥罪是指生產者、銷售者違反國家藥品管理法規,生產、銷售假藥,足以危害人體健康的行為。侵犯客體是復雜客體,既侵犯了國家對藥品的管理制度,又侵犯了不特定多數人的身體健康權利。而在本案中,“假藥”并不真實存在,因此不存在侵犯藥品管理制度。

余律師解釋,“摩納云商”所售賣的VC片顯然不足以危害人體健康,因此不能認定為銷售假藥。但兩位賣家均以非法占有為目的,用虛構事實或者隱瞞真相的方法,騙取他人財物,兩種行為均符合詐騙的特征,如果詐騙金額較大,則構成詐騙罪。“《刑法》規定,詐騙公私財物數額較大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處或者單處罰金;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

余律師提示,如遭遇類似情況,要第一時間向派出所報警。

■記者手記

虛驚一場 慶幸又后怕

抑郁癥患者小呂最初搜索三唑侖,是因為想要靠服用大量的安眠藥來自殺,看到賣家朋友圈不堪入目的內容覺得危害重大,才報料了這條線索。

在深入調查過程中記者發現,大多數網絡平臺已難搜索到售賣這種藥的信息,但微信平臺卻有大量賣家明目張膽、廣而告之,看起來沒有絲毫畏懼之心。賣家宣傳的方法也“很黃很暴力”,所謂的客戶反饋都是“狼友”曬的“戰果”。在后來的調查過程中,沒有買到真正的三唑侖,被騙了600多元的記者倒是松了口氣。至少,因為哭笑不得的巧合,小呂一樣的患者不會因一時的念頭告別生命;“被下藥”的女孩吃到的也是VC片,不會真正昏迷不醒。

記者只慶幸這次是虛驚一場。但是不是回回都能這么幸運呢?除了三唑侖,會不會有“四唑侖”、“五唑侖”真的被售賣出去,心懷不軌的人用它來干不正經的勾當呢?我想,除了食藥監部門加強監管,平臺的社會責任感和安全意識更應提升。(記者康佳 文并攝 線索:呂女士)

責任編輯:FD31
上一篇:三一重工裁員 過度擴張下的均衡難題
下一篇:最后一頁

信用中國

  • 信用信息
  • 行政許可和行政處罰
  • 網站文章

两胆必一毒胆